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宋朝茶楼一伙计
宋朝茶楼一伙计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727,260
  • 关注人气:318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正文 字体大小:

跟曹公学文化李白床前的那些趣事

(2018-06-29 09:17:24)
标签:

杂谈

分类: 跟曹公学文化
跟曹公学文化李白床前的那些趣事

        一看见这个题目,你丫的一定会想歪。其实,哥不是八卦太白的风流韵事,只是昨天受了一点挫败感。宜昌的一位自称大师级“文豪”指责哥说,诗中没有美感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,我纯玩票,只图一乐。能够得到赐教,还是甚感荣幸。平时在宜昌往事群(一个真正大师云集地方,也有哥那种混在里面求进步的人),各位老师都谦虚,但在关键问题上绝不含糊指正,让我受很受教。
         于是,哥扒光这个高人的大作,发现居然读不懂。字都往美的堆砌,一字一斟酌,不过哥就是宋一茶楼舔茶水的,小学文化,所以没看懂。联想到最近进了一个古律诗群,同样也是,发现好多诗词都是精益求精,用词之考究,对仗亦贴切,但唯一少了受众,此日高处不胜寒也。刚好也读到一篇博文,说我们千年来误会了太白。于是也来说说那首名垂千古的诗 ,李白的《静夜思》:
         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
         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
         短短四句诗,写得清新朴素,明白如话。构思细致而深曲,脱口吟成、浑然无迹。内容是单纯,却又是丰富的;内容是容易理解的,却又是体味不尽的。诗人所没有说的比他已经说出来的要多得多,体现了“自然”、“无意于工而无不工”的妙境。
         于是回到那个问题:什么是诗歌之美?说实话,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中说法。美,是人一种愉悦的体验。按照弗洛伊德观点,诗歌是性欲的一种优良的转化。持此观念还有那个赚尽国人眼球的周立波,他也说:学问之美,在于使人一头雾水;诗歌之美,在于煽动男女出轨;女人之美,在于蠢得无怨无悔;男人之美,在于说谎说得白日见鬼。哥以为,诗歌之美,始于意境也(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亦有详述),其次在于韵律之美(散文诗除外),兼有文字灵性之美(只所以用灵性,就是语言极其简单,但字词彼此鲜活,一字之师传为佳话)。诗到了当代,没有古韵律之约束,亦可以追求形式之美。最近对形式讲究多些,所以那位大师指责还是有合理地方。过分的形式,缺乏诗歌意境,不能算上乘之作。
         其实,哥从来不敢奢望留下不朽诗作,因为其实现在读诗的人已经不多了(我有位多年朋友,一直想以诗立天下。我多次劝他,诗只能是茶后饭余一种调剂,千万不要当那么一回事,所以我对诗是没有太多奢望的。即使我表哥曾文,诗界已经很有影响,记得几次赠诗集于亲友,走后就进了炉灶,一把火成为诗最后光芒)。平时喜欢打油,其实诗意自在,追求“无欲无求”的旷达,一种随心所欲不逾矩的“放荡”,写诗为了养生。哥认为,称一个人为“诗人”,应该是一种类似嘲笑味道,不如“洒家”自信,所以必须活出一个人的样子,尽量摆脱世俗的拘束,热情而寡欲。对名利一向采取自然的态度,不去刻意追求,但也不作矫情的鄙视,该来的来,顺其自然。
          啰嗦半天,还没有回到李白的床上(呵呵一笑)。那位博主对李白诗中床提出疑问,诗中“床”并非睡床的意思,而是井上的围栏,将有井水的地方比作故乡自古有之,李白这首诗虽只有短短的二十字,却很少有人能够体会到诗人所处的境地,何时何地思乡?井栏恰是好处。
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不仅仅这一首诗中提到“床”,例如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”,难道是是绕着睡床在玩耍?显然不是,又如杜甫诗中“露井冻银床”,此诗中床跟井连在一起,更加说明“床”便是井栏。《辞海》中更是明确注释“床”是井上栏杆的意思,所以说以后若是在古诗中见到“床”字,一定不要妄下结论,需结合诗中意境再做理解。
         读后,亦感新颖。但是静下一想,还是不对。太白的“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””,当做围栏应该是自然而然。但是,你一深更半夜,跑到一个井的围栏那儿,有点荒唐。一般而言,深夜去井边,要么是想不通去自绝于人民;要么是喝酒喝醉了,求水误上错了“床”。
         此诗中的“床”字,是争论和异议的焦点。今传五种说法。①指井台。②指井栏。从考古发现来看,中国最早的水井是木结构水井。古代井栏有数米高,成方框形围住井口,防止人跌入井内,这方框形既像四堵墙,又像古代的床。因此古代井栏又叫银床,说明井和床有关系,其关系的发生则是由于两者在形状上的相似和功能上的类同。③“窗”的通假字。从意义上讲,“床”可能与‘窗’通假,而且在窗户前面是可能看到月亮的。④取本义,即坐卧的器具,《诗经·小雅·斯干》有“载寐之牀”,《易·剥牀·王犊注》亦有“在下而安者也”之说,讲得即是卧具。⑤马未都等认为,床应解释为胡床。胡床,亦称“交床”、“交椅”、“绳床”。古时一种可以折叠的轻便坐具,马扎功能类似小板凳,但人所坐的面非木板,而是可卷折的布或类似物,两边腿可合起来。现代人常为古代文献中或诗词中的“胡床”或“床”所误。至迟在唐时,“床”仍然是“胡床”(即马扎,一种坐具)。按常理,这处床可以通窗,也可能指古代中一种座具。这样讲,就是月光照在书房马扎前,从窗子里斜射进来的温柔,让“我”探下头闭上眼,故乡一切浮上来,让“我”无限的惆怅。
         仔细思量,难度是那位仁兄不懂常理?应该他也是考证一番的。对于任何一件事,你提出反对意思,必须有足够的史料证明,这是曹老师写作一贯作风,不能诳语,一派胡说。
其实,李白这首诗,历史曾经还真不是这样。出现过两种版本,较为符合作者本人应该是距离唐比较近的宋朝。(呵呵,哥就是那个时期的茶官)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宋代版本静夜思
        床前看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
        抬头望山月,低头思故乡
        参照宋代版本,‘举头望山月’,便可证实作者所言乃是室外的月亮。从时间上讲,宋代版本比明代版本在对作者原意的忠诚度上,更加可靠。如果是在室外望山那边明月,那就确实千年以来,我们都曲解了李白 ,的确这里床就是指进栏。由此,哥就产生一种疑问,李白究竟为啥喜欢做在那地方呢?难度与他是醉仙有关?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”,玩个游戏,也离不开围绕这地方,估计常常喝得晕晕乎乎,需要水解渴。由此以来,酒仙喝酒是为了灵感,而非世俗的酒麻木 ,浪漫情绪也是要付出代价的!
        不过,历史也有很多人认为床就是睡觉用,《湖楼随笔》旁批里日:李太白诗“床前明月光”云云,王昌龄诗“闺中少妇不知愁”云云,此两诗体格不伦而意实相准。夫闺中少妇本不知愁,方且凝妆而上翠楼,乃“忽见陌头杨柳色”,则“悔教夫婿觅封侯”矣。此以见春色之感人者深也。“床前明月光”,初以为地上之霜耳,乃举头而见明月,则低头而思故乡矣。此以见月色之感人者深也。盖欲言其感人之深而但言如何相感,则虽深仍浅矣。以无情言情则情出,从无意写意则意真。知此者可以打诗乎!世间多打油:一轮明月洒我床上,我低头去找我的新娘,悲催呀,她还在故乡!(是不是也流氓得有了一些文化)
         至于当时李白真实意图,我们现在确实无法考证,不过宋版和明版五言内容发生较大变化,所以才会出现如此多解读。宋人上距李白生时比之《唐诗三百首》的编者年代上要近得多,因此一般认为,宋代版本比明代版本更接近李白的原作,但仍有学者认为可能存在更早的版本。宋刊本的《李太白文集》、宋人郭茂倩所编的《乐府诗集》、洪迈所编《万首唐人绝句》中,《静夜思》的第一句均为“床前看月光”,第三句也均作“举头望山月”。元萧士赟《分类补注李太白集》、明高棅《唐诗品汇》,也是如此。宋人一直推崇唐诗,其收录编辑甚有规模,加之距唐年代相近,误传差错相对较少,故宋代乃至元代所搜集的《静夜思》应该是可靠准确的;在清朝玄烨皇帝亲自钦定的权威刊本《全唐诗》中,也并没有受到前面同时代不同刊本的影响而对此诗作任何修改。在此之前《静夜思》已传入日本(日本静嘉堂文库藏有宋刊本《李太白文集》12册),因日本人对唐诗崇尚,在后世流传过程中并未对其作出任何修改。但在中国情况就不一样了,到了明代赵宦光、黄习远对宋人洪迈的《唐人万首绝句》进行了整理与删补,《静夜思》的第三句被改成“举头望明月”,但是第一句“床前看月光”没有变化。清朝康熙年间沈德潜编选的《唐诗别裁》,《静夜思》诗的第一句是“床前明月光”,但第三句却是“举头望山月”。直到清乾隆二十八年(1763年)蘅塘退士所编的《唐诗三百首》里,吸纳了明刊《唐人万首绝句》与清康熙年《唐诗别裁》对《静夜思》的两处改动,从此《静夜思》才成为在中国通行至今的版本: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;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。但是这也不是清朝流行的唯一版本,就在《唐诗三百首》问世前58年的康熙四十四年(1705年),康熙钦定的《全唐诗》中的《静夜思》就是与宋刊本《李太白文集》完全相同的“床前看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山月,低头思故乡”,后来中华书局出版的《全唐诗》也沿用着这一表述。
        这一表述是明朝以后为普及诗词而改写的。经过“改动”了的《静夜思》比“原版”要更加朗朗上口却是不争的事实,这也解释了为什么“床前明月光”版比“床前看月光”版在中国民间更受欢迎的原因。中国李白研究会会长、新疆师范大学教授薛天纬先生在《漫说》(《文史知识》1984年第4期)一文中专门对两个版本的差异发表了如下看法:仔细体味,第一句如作“床前看月光”,中间嵌进一个动词,语气稍显滞重;再说,“月光”是无形的东西,不好特意去“看”,如果特意“看”,也就不会错当成“霜”了。而说“明月光”,则似不经意间月光映入眼帘,下句逗出“疑”字,便觉得很自然;何况,“明”字还增加了月夜的亮色。第三句,“望明月”较之“望山月”不但摆脱了地理环境的限制,而且,“山月”的说法不免带点文人气——文人诗中,往往将月亮区分为“山月”“海月”等,“明月”则全然是老百姓眼中的月亮了。所谓“篡改说”、“山寨说”实在是言过其实。有学者认为,“《静夜思》四句诗,至少有50种不同版本,并且你很难知道哪一种抄本更接近‘原本。‘举头望明月’版本是在明代确定下来的”。明代版本虽然可能不完全是李白的原作,有个别字词后世或有所修改,但是流传度很高,并被收录于各版本的语文教科书中。
         李白的”床”前,在酒醉后寻水井栏边。《唐诗别裁》推测,旅中情思,虽说叫却不说尽。后来为了更上口进行了改动,李白的床也就进了屋,坐具也好,上了床也罢,一个喝得大醉之人,望着这温柔的月色,心里思绪万象。有了心灵慰籍,才有了这绝唱。
        大美极简,这才是诗的灵魂,永远的追求!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后一篇:曾经的时尚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后一篇 >曾经的时尚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

   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 加拿大28预测计划【复制fh118.com打开】|